韩国武器研发:半江春水半江寒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笑梦责任编辑:伍行健
2019-11-15 04:27

韩国K2“黑豹”坦克

在今年10月中下旬举办的首尔国际航空航天与国防展上,韩国的隐身战斗机全尺寸模型、常规动力潜艇模型、步兵战车样车、察打一体无人机样机等在研装备吸睛不少。与此同时,韩国军方也亮出K2“黑豹”坦克、K808“勇”轮式装甲输送车、T-50“金鹰”教练机等现役装备站台助威。这种情形,不由让人产生韩国武器研发之路正越走越宽的联想。

长期以来,韩国在武器装备研发方面,坚持走“引进、吸收、自研、出口”的道路,部分武器装备在国际军火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出口销量亦可观。那么,韩国的武器研发之路进展如何?有什么特点?本期让我们一同走近韩国的武器装备。

从“借鸡下蛋”到“养鸡下蛋”

上世纪80年代以前,韩国军队的武器装备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依赖外国军援,武器装备是清一色的外国货。虽然作战性能尚可,但并不完全符合作战的实际需求。在此之前,上世纪60年代,朴正熙政府开始实施“经济自立”政策,韩国的经济快速发展,20多年时间里由世界上的贫穷国家一跃而成“亚洲四小龙”,跻身发达国家行列。在此期间,韩国的汽车、造船、钢铁、电子、石化、机械等行业得到发展,为其实施“自主国防”政策提供了支撑。

为改变本国军事技术基础和武器装备研发能力薄弱的状况,韩国从一开始走的就是一条“引进、吸收、自研、出口”的路线,通过不断加强与一些军工大国和军工巨头的合作,吸收引进他国的先进经验和技术,提升自身研发能力。借用他国先进技术和货架产品,韩国研发出了一批武器装备。

比如,在坦克制造商克莱斯勒公司员工手把手的帮助下,韩国研制了K1主战坦克,而后又自主研制了K2“黑豹”坦克,“跨代”进入了世界第三代主战坦克行列。再比如,在潜艇研制上,韩国前面两代国产潜艇都是获得许可后仿造德国近海潜艇的;经过20多年的琢磨,后来韩国在此基础上设计建造出第三代远洋型常规动力潜艇。被誉为该国“航空骄傲”的T-50“金鹰”教练机,也是在外国大公司的直接参与下完成设计的。此外,韩国还在其他国家支持下研发出新型防空导弹、运载火箭,与法国等欧洲国家合作研发出新型声呐、相控阵雷达等。

出于种种原因,韩军研发的自用型武器装备具有很明确的针对性,无论是陆军战车、海军舰艇还是空军战机,第一个原则就是要压倒潜在对手的同类型武器装备,以期在未来可能爆发的对抗中获得作战优势。长期以来,为获取这一优势,韩国在不少武器装备研发上都付出了努力,并取得一定进展。比如,韩国专门调整了潜艇发展思路,将水下发射“天龙”对陆攻击巡航导弹作为KSS-Ⅲ型潜艇的设计重点,以获得与对手对等的水下准战略打击能力。与此同时,韩国在一些次要武器装备研发上秉持节省和实用主义原则。比如,在研发KW2型轮式自行高炮时韩国就舍弃了搜索雷达和防空导弹,在保证基本战斗力不降的同时压低自行高炮成本,其目的是在大规模装备时能节省大笔资金。

拉订单“不挑食”扩大武器出口

与自用型武器装备“量体裁衣”式的制造列装相比,韩国在对外出口武器装备方面较为活跃。

以韩国研制的K2“黑豹”坦克为例,它已经成为土耳其“阿尔泰”主战坦克的技术源头;韩国研发的K9型自行榴弹炮销量也不错,先后出口到土耳其、波兰、芬兰等国;F/A-50轻型战斗教练机列装菲律宾军队,还在竞标马来西亚战机项目;“张保皋”级常规潜艇虽在泰国海军招标中失利,却收获了印度尼西亚的订单;出口“红背蜘蛛”重型步兵战车已经进入澳大利亚“陆地400”军购案的最后阶段,与德国老牌军火商莱茵金属公司的KF41“猞猁”重型步兵战车竞争得不可开交。

近年来韩国武器装备在出口市场屡有斩获,主要得益于该国政府的强力推动和灵活的武器出口政策。韩国政府高度重视武器装备出口,历任总统在出访、参加国际会议时都亲自上阵推销本国武器装备。2018年,韩国总统文在寅抵达印度新德里访问,与印度总理莫迪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我们同意鼓励彼此的国防工业加强合作。”此后,韩国为印度提供了一条K9型自行榴弹炮的生产线,成为继出口土耳其后这种自行榴弹炮的又一次成功技术输出。

与历任总统的“卖力吆喝”相对应,韩国在出口军品上采取的灵活政策也为其争夺国际市场份额加分不少。韩国出口武器装备主要面向东南亚、南亚、东北欧、澳大利亚、土耳其等市场,尽量避免与军事强国的武器装备出口项目产生矛盾,借此获得良好的出口环境。同时,“不挑食”也是韩国出口武器装备的一个习惯性做法,不管订单是大是小,是要整车还是要底盘,韩国都愿意提供。比如,在K9型自行榴弹炮出口方面,既有土耳其、印度这样的生产线级别大单,也有芬兰48辆装备的小单,甚至还有波兰那种只买底盘的怪单,韩国均一一满足。

在澳大利亚“陆地400”步兵战车项目竞标中,韩国采取了与澳大利亚本土军工企业合作的方式,将韩国生产的步兵战车底盘与澳大利亚生产的模块化炮塔相结合,并将其命名为“红背蜘蛛”,力图以这种具有澳洲特色的名称打动澳大利亚的采购方。

除出口较为先进的武器装备外,韩国还将淘汰的二手装备免费赠送给一些国家以拓展市场。比如,韩国分别向越南、菲律宾赠送了退役的“浦项”级护卫舰以获好感,菲律宾也由此采购了韩国生产的战机等装备。

关键武器装备未能实现真正国产

出口是为赚钱,同时也是为更有效地提升本国武器装备研发能力。随着研发能力的提升,韩国开始盼望走出东北亚,在更大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当前,韩国已经对其“近海防御”为主的海洋安全战略进行了调整,提出要建设“大洋海军”,实现海军战略向“远洋作战”转变,并提出建立“战略机动舰队”。这种情况下,更加强大的武器装备研发能力就成为其追求的目标之一。

长期以来,日本对于二战的不反省态度让韩国对其始终保持警惕,今年又爆发了规模空前的韩日贸易战,两国关系紧张。如何在先进武器装备发展中超越日本,在可能的未来对抗中取得优势,也成为韩国日益关注并正在着手解决的问题。在今年10月举行的首尔国际航空航天与国防展上,韩国展出新型航母设计方案时,就打出了“韩国海军的自尊心”这样的标语,彰显其对增强武备的迫切心理。这种“你有他有我也要有”的例子在韩日武器装备研发列装方面可以说随处可见:日本有了金刚级、爱宕级宙斯盾驱逐舰,韩国就开始建造吨位更大的世宗大王级宙斯盾驱逐舰;日本要改造“出云”号为准航母,韩国就着手研制更大的轻型航母,甚至声称要建造7万吨级航母;日本苍龙级潜艇水下排水量达到3300吨,韩国第三代潜艇则定位为3800吨;日本“心神”隐身战斗机原型机现身,韩国就要搞一款KF-X隐身战斗机。

不过,在研发关键武器装备方面,韩国仍存在不少技术障碍,有相当长一段路要走。虽然国际环境较为宽松,能够拿到世界各国生产的先进零部件,用货架产品也能组装出不错的武器装备,加上日本武器装备由于受到限制无法出口,让出了一大片市场给韩国,但短平快的出口盈利难以弥补可持续发展上存在的技术缺口。正所谓:半江春水半江寒。技术上受制于人,不可避免地使韩国军工企业在高新科技领域处处受限,不仅仅是隐身战斗机,还有一次次延期发射的“罗老”号运载火箭,都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此外,韩国军工产品性能上的不稳定性也部分反映出其在技术上的差距。K9型自行榴弹炮在射击训练中炸膛、K21步兵战车因设计问题在渡河中沉没、KSS-Ⅱ型潜艇出现螺丝折断问题……林林总总的故障背后是韩国军工企业基础技术能力上的薄弱与差距,这让韩国的关键武器装备研发蒙上了一层阴影。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通宝老虎机登入 申博娱乐网818现金网直营网 申博138官网登录 777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在线充值登入
sun562.com sun961.com 873sb.com 221tyc.com am65.com
sb567.com sblive24.com rfd93.com 963sun.com 715sb.com
申博游戏官网直营网 29sb.com 申博太阳城开户登入 17pj.com msc49.com